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民警董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董蕾,男,淮安市淮阴公安分局民警。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江苏省公安文联会员。迄今已在《人民公安报》《人民武警报》《边防警察报》《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报》《中国刑警学院报》《上海公安报》《浙江公安报》《广东公安报》《新华日报》香港《警声报》《当代诗坛》台湾《秋水》《葡萄园》等发表文学作品300万字,出版《债务》《洒脱人生》《星星湖》《等你敲门》《人类的眼睛》《小记者新闻学入门》等作品集。《警方》《江苏交通安全报》《淮安日报》《少年文艺》(上海)曾介绍过其创作事迹,“实力派公安作家”之一。

网易考拉推荐

留在时间深处的记忆  

2011-05-20 11:14:04|  分类: 温馨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董蕾

留在时间深处的记忆 - 民警董蕾 - 民警董蕾的博客

 

人的记忆总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记住。但是,人的记忆又是十分坚固的,有些东西总能被它牢牢地囤积在深处。某一时刻它浮现出来,便会像陈年老酒一样,散发出浓郁的醇香,让你沉醉其间,泪流满面。就这样,在我的又一本诗集即将付锌之际,赵恺、姚克连、涂静怡三个人的名字又清晰地呈现在我的心房,落满尘埃的往事再次温馨地展现在面前。

 

记忆深处 - 民警董蕾 - 民警董蕾的博客

 

记忆深处 - 民警董蕾 - 民警董蕾的博客

  

14岁,花一样的年龄,《人民日报》记者、著名报告文学家孟晓云发表报告文学,将我们那个年代的14岁叫做《多思的年华》。那时候,我们不再是单纯的、幼稚的,而是多思的、正在成熟的新一代人。我们像一团清新的空气清洗着尘污,渴望走向社会,走向生活,期望在社会活动中展现自己的价值,检验自己的能力;我们像春雨后绽放的花朵,愿以独特的思考,独特的个性,多彩的性格去拥有世界;我们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热望着追求真善美;大家不甘示弱,争先恐后地成立各种社团,来展示着自己能力和聪明才智,诺大的校园里处处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与朝气。我和几位爱好文学的同学也兴致勃勃地“创建”起了一个自己的社团——“淮海少年文学社”,“成立”了“淮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发行”了油墨社刊《淮海少年》。我们还煞有介事地“加强”“对外交流”,先后与南师附中“树人文学社”、南京中华中学“新绿文学社”、苏州中学“沧浪文学社”、四川绵阳中学“青城文学社”建立联系,定期交流社刊。课余,我和几位社员忙碌着、快乐着。

有一次,我从刚复刊的《淮海报》上读到一篇介绍诗人赵恺的文章,非常兴奋,怎么也没想到在我居住的城市里还“藏龙卧虎”着这样一位大作家。文章显示:赵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刊》编委,诗作《我爱》、《第五十七个黎明》分别获中国作家协会及《诗刊》一等奖,作品被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大、中、小学教科书及多种文学选本、辞典,并被多种外文译介。出版作品有诗集《我爱》(1983年)、《赵恺诗选》。当时我就想“淮海少年文学社”要是能得到这位大家的支持,该是多么的光荣啊!随后,我这位“社长” 便亲自执笔,给赵老师写信,向他汇报“淮海少年文学社”建立情况,向他讨教文学创作经验。令我们异常惊喜的是诗人居然真的给我们回信了,给予我们热忱的鼓舞,认真地向我们传授创作秘诀。他在信中写道:

少年文学社的同学们:

来信收悉。

知道你们都喜爱诗歌,我很高兴。

我以为要领有二:多读、多写。

对于写作,最好的老师往往是自己。许多秘诀只能通过实践去体验。所谓心领神会。说,到说不出什么东西来。

最近筹备文代会,极忙。等到有闲暇的时候,我去看你们。

祝好。

                                                                    赵恺

                                                                  1985、3、4

当我们把诗人的来信印到新“出版”的一期“淮海少年”上,在同学和老师中引起不小的震动,校领导还希望我们把“回信”交给学校珍藏。一个月后,我又“率领”社员冒昧去市文联“专访”赵恺老师。诗人一点也不介意我们的“冒失”,在办公室里热心地接待了我们,兴致勃勃地回答着我们的提问。最后还庄重地为我们写下了“认真生活!”四字题词。我们把这篇《永远做条前进的“鱼”》专访“刊登”在“淮海少年”,同时发表在浙江《中学语文报》上。在诗人亲切的勉励下,我们的文学热情更加高涨,文学书籍读得更多,练笔更勤了。我不知道别人的中学时代生活怎样,我的中学生活却是斑斓多姿,况味精彩。我不但在《语文报》《中学生》《中学生文学》《少年文艺》《中国少年报》《中学生报》《小主人报》《我们一百万》报《少年科学报》《少年科普报》《少年文学报》等报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等70余篇,在全国中学校园文学社团文学创作比赛中,我的两首散文诗《鹦鹉》《沙滩上的收获》还同时获得了一等奖。

有人说,一根火柴能点燃一片美丽的烟火,一汪清泉能催放一地的花开。赵恺老师就是我美丽的文学家园里那根火柴,那汪无私的清泉!

 

记忆深处 - 民警董蕾 - 民警董蕾的博客

 

记忆深处 - 民警董蕾 - 民警董蕾的博客

  

走上忙碌的工作岗位,这对我来说,不但是一次人生的转折,同时,也是文学创作上的一次蜕变。走出校园,我再不能以学生身份投稿,只能凭借着文学青年的身份去跟投稿大军一道去挤“独木桥”,抢占“阵地”。也许天生就较愚笨,我的“校园作品”倍受“藐视”,不停遭受退稿,三个月里竟然没能发表一篇文字。身边一些人便嘲笑我“江郎才尽”,更有甚者断言我天生就不是搞文学的料。我万般困惑,心会意冷!这刻,我想到了一个人。他就是邻县《淮安报》文艺部主任姚克连老师。姚老师行伍出生,还当过空军飞行员,是诗歌界的军旅作家。他作品颇丰,著有诗集《温馨的感情》、《姚克连诗选》等五部。组诗《我的乡村》获全国“乐园杯”金杯奖,诗歌《望月》获中国首届微型文学大赛二等奖,诗歌《穿越》获《工人日报》优秀作品奖,散文《秋日》获中国散文年会优秀奖等。另有多部作品获省级以上奖。我经常听到身边的文学青年赞誉他在培养后生方面,是业界典范,不但精心栽培本县作者,对外地作者也关心有加。他负责的“文峰”文学版,在以质取稿的同时,也非常注重对文学新人的培育。虽然是一张县级报,《淮安报》的文学版却是“群星璀璨”,外地许多作者的文学之花都能在这里“嫣然绽放”。我身边就有八、九位文学爱好者在那里发表过稿件。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我给他投去一首诗,并附上一封信,诉说自己文学创作境况及对自己能否在文学道路上继续走下去的困惑。名不虚传!三天后,印有“淮安报”字样的大信封飘然而至在我的案头,姚老师用一手飘逸俊美的毛笔字为我写来了回信。他豪爽坦直,字里行间没有一句糊弄之意,字字句句都充满了对一名文学青年的坦诚和勉励,使我分享到被尊重和爱护的幸福感,极大地调动了我的创作热情,激发我在文学的道路上执著前进。他是这样给我回信的:

董蕾同学:

你好!你在信中叙说了追求文学的苦衷,很同情你。我想,只要有志,有毅力,就可能获得某种成功。要当成一种事业去奋斗。

你习作还有一定基础。你有某些写诗的才能,不妨试试。

诗留我这里,希望再抄些新的习作来选选。

祝你不断进步。

                                                                               姚克连

                                                                               7、21

之后,我便不停地给姚老师投寄稿件,他也不厌其烦地一次次给我指导。在他的帮助下,我进步很大,很快就在他的版面上发表了作品。《东台报》《阜宁报》《宜兴报》《兴化报》《江宁报》《武进日报》《宿迁市报》《丹阳日报》等县级报也开始刊用我的作品。成功总是最大的动力,不懈的努力后,我的诗歌、小说、散文开始在《新华日报》上海《青年报》《青海青年报》《宁夏青年报》《文学报》《散文诗报》《华夏诗报》《黄河诗报》《青年文学家》《花溪》等省级以上文学副刊和文学期刊上发表。并10余次在省级以上文学赛事中获奖。1993年、1995年我把发表的文学作品结集,出版了散文诗集《等你敲门》诗集《星星湖》散文集《洒脱人生》小说集《债务》随感录《人类的眼睛》等6本专集。本地的《淮阴日报》《淮海晚报》《淮阴广播电视报》《淮阴文化报》或是发表专访,或是刊登评论,对我的创作给予热情地肯定。1999年,在一次文友聚会上,我终于见到了这位神交以久的老师,他身材不高,皮肤稍稍有点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凸显出诗人的睿智与气质。他的言谈充满了幽默,完全没有那种大家的威严,和他在一起,我所能感受的只有他的随和与亲切。

我时常感叹,今生能与姚克连老师相识,并得到他的热心帮助,正是我等膜拜缪斯信徒的荣幸啊!今年姚老师应该六十有五吧,敬祝他生活总是充满诗意,像酒一样溢满芳香!

 

记忆深处 - 民警董蕾 - 民警董蕾的博客

 

记忆深处 - 民警董蕾 - 民警董蕾的博客

 

我所在的小县城里有位文学青年和几位诗歌爱好者创办了一份油印的民间诗刊,虽然印数不多,但是凭借着这份奇貌不洋的土诗刊,他与国内不少民间诗刊、诗报建立了关系,并且联络上一批在全国有影响的诗人、诗评家。最让我们羡慕的是他还跟港台诗刊、海外一些华文报纸取得了联系。他的诗作在国内发表的并不多,但是在港台、海外却可以。这在当时两岸尚未开禁的情况下,实属难得。也正因此,他被吸收为地方政协委员,官方希冀他能为两岸文化交流作出贡献。

也许受好奇心的驱使,我也萌生了向港台报刊投稿件的念头,体验一下在大陆之外地区发表作品的成功滋味。从这位文学青年口中我得知有份叫《秋水》的诗刊在台湾和华文文学圈中很有名气。从他那里回来,我非常兴奋得立即行动起来。由于没见过《秋水》,不了解她的风格,我便凭着感觉从最近的诗作精心挑选了三首,然后偷偷跑往邮局,寄了出去。心想,如果没有回音,就当做了一个梦。

三个月后,一个美丽的下午,邮递员摇着清脆的铃声,把一件从台湾来的邮件塞进我的手中。我怀着惊喜和激动,把大信封打开,顿时,一本典雅、隽永的《秋水》呈现在眼前,在卷首还夹着主编涂静怡老师的回信,美丽的专用素笺,娟秀左倾的字迹,真诚温婉的语言,尽管诗作没被录用,但是,我已经非常感动和满足了。因为,在大陆,少有任何一家诗刊的主编,会给一个陌生的作者回信,起码是我没有收到过。

我一次又一次给《秋水》投稿,每次总少不了的是一张字迹隽秀、独特的左倾体手笺,涂老师的句句话语能让人暖透心扉。这是一种细致入微的人文精神,对于许多徜徉诗途的后起者来说,又会是一种何等的动力与支撑?几番摔打后,我的诗作终于开始羞答答地在《秋水》上展露颜面了。并且从每期的《秋水》上我都能获得更多的港台诗刊、国外华文文学副刊的信息,对它们的投稿要求和办刊宗旨有了较多的了解。于是,我开始给台湾更多的报刊投去稿件。与当时大陆名家把持文坛滴水不漏的编选风格不同,台湾多家知名报刊十分重视大陆作者群投去的纯文学稿件,不久之后,缺乏园地扶持的我开始多次体会到在台湾发表文学作品的乐趣。如今,翻阅我发表的百万字文学作品,在港台和海外华文报纸发表的数目仅有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但是,它却像一束艳丽的花朵,见证着我与涂老师的友谊,浓缩着我对《秋水》那份无比浓郁的情愫。

《秋水》是1974年由台湾著名诗人古丁先生创办的精美诗刊,它以编选短小清丽的诗作为典型风格,备受到广大新诗爱好者的追捧。古丁先生仙逝后,办刊的接力棒交到了涂静怡老师手中,三十几年来,诗刊仍旧保持着鲜明的风格,并且从不间断,成为港台乃至华文诗坛一份名刊。然而,最近却获悉涂静怡老师因眼疾做了手术,以及《秋水》将在160期画上句号的消息,我一下子惊呆了。伴随我十余年的《秋水》,在出满脸160期之后,便将淡出人们的视线,真的难以舍得。但是,它那泓纯净、隽永、典雅的秋水和一个七旬老人秀美、暖意融融的名字——涂静怡,会一直在我心中流淌。永远的涂老师,永远的《秋水》!

(本文发表在2011年11月24日《淮阴报》第2版“淮阴文史”版)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